《记忆传授人》如何活「下去」影评

记忆传授人》改编自美国作家Lois Lowry的儿童小说四部曲中1993年出版的第一部The Giver,讲述一个理想的和平世界里天赋异斌的少年Jonas如何把看似完美的「社区」带回人类历史洪流的故事。

《记忆传授人》故事中”Community”里面人人无分高低,为了安稳繁荣人类需要服从由「长老」的指示,从食物、配偶与子女的分配到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及谈吐的用字遣词都有严格规定,市民被注射药剂,除了维持健康,药剂除去了人类对情感的认知,强调每个人的「相同」和平等,以防罪恶、战争等因人性丑恶而生的悲剧。每个人会在成人礼依能力被分配工作,主角Jonas能够看到别人在长老和社区的教导下看不到的东西,担心自己不能分配到工作,甚至被淘汰,释放到”Elsewhere”(指Community以外的禁地,也是人将死/死后被遗弃的地方;当然,被管治的人连死亡为何物也不知道)。岂料Jonas居然被指派最崇高的工作:接受记忆,跟随一个接受了所有美好与丑恶的历史的记忆的前辈认识这个完美社区之前的一切文化、习俗、美好的事情, 以至残暴的战争和历史上的黑暗面。

存在主义和人禽之别

吃一样的东西,过一样的活,整个人生犹如品质监控。抹杀了一切才换得这种只为了健康生存、没有人文精神的生活,是否需要这么小心翼翼?如果只是为了种族存亡其实不需要这么严厉的监控,正如各种各样的动植物,不是也一样活下来吗?这种生活,一个个体死后就被完全抹煞,没有可以承传下去的精神或迹象,不带走一片云彩,也不留下一点足印的人生,和禽兽没差。观众也可以反思:我们的劳役过后留下什么?死后还能不能继续活「下去」?

不过,对于对历史有所认知的长老们来说,人类的灭亡源于自私和贪念,而这些欲望正正出于人类看到彼此之间不同而孵化,而人类所面对其他物种没有见过的危机正是因为人所以为人。仿如法国哲学家沙特所言「存在先于本质」,人类一切的存亡全在自由决定的一念之间而造就,而非大自然定律可控制;因此为了阻止这些邪恶念头的出现,长老们采取了在现实世界的观众认为极端的方法——剥夺人类所有情感——作为建设乌托邦的手段。

吊诡的是,老是强调「一致」,却有着可以为别人分配家人的Elder,甚至随意入侵民宅的Chief Elder。而Meryl Streep饰演的Chief Elder 虽然操纵着上至老人下至婴孩的生死,却被恐惧所缠绕:她怕人类种族失败,更怕Receiver培养的失败,因为Jonas之前的Receiver Rosemary太害怕面对赤裸裸的历史真相自我选择了死亡,而没有receiver的社区似乎会面对重大的危险。然而,作为长老之首的她明白,如要面对真相就必然有痛苦,对她来说人类只能逃避,但这个本应由全人类来承担的痛苦却落在一个人的担子上,更甚者当一个从小被教导每个人都一样的receiver是和别人一样,时尚人人平等,到发现自己与别人不能够一样,孤独感更加可怕,连本身拥有的都要失去,难道不残忍吗?而让活在世上的人永远活在无知而构成的假象里,自己却高傲的认为,这些痛苦你们不懂,难道不属于她所蔑视的「丑恶心理」吗?而如果这些记忆是这么丑恶,为什么还要流传?要不就是其实暗地里承认甚至希望着这些惨痛的教训能为人类带来更多的意义?而把记忆传授的人就没有私心吗?为何一边质疑私心的弊病却赋予记忆传授人使用私心的能力、环境和特权?而在一模一样的成长环境中,为何不同的人还是有不同的长处去担任不同的职责?难不成这就是「一致」的最佳反驳以及人类欲望不能抹杀的铁证(参考理论:Henry Murray’s system of needs)?

改编通病避不了

保罗特别喜欢开首部分Jonas担心自己与众不同,害怕孤单一个的内心剖白:那种自我困扰却无人可诉说的寂寞与后来他继承了记忆的孤独感互相辉映;不过,电影还是避不了改编剧本的通病。不少吊诡的位置解释不了、不少原著人物和情节被删减、甚至人物设定都不同了(原本是儿童启蒙故事,一下子变成了青春偶像剧)。虽然前部分用黑白镜头以及逐渐变得缤纷的视线与Jonas的心理描写配合不俗,但略嫌公仔画出肠;梅莉史翠普演反派却令人恨不起来甚至同情的发挥不俗,可惜和Taylor Swift一样沦为大茄(保罗算是乡谣小天后半个粉丝,还是见到最后roller先知渠有分演出……)。结尾没有交代Jonas逃亡后的下场,或许是希望为余下三部小说推出续集,唯盼不要重蹈Eragon《龙骑士》的覆辙(残念……)。

乐米推-全球时尚潮流资讯!发布者:乐米推官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mitui.com/amusement/film/96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