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区》一场催眠「影评」

《奴隶区》一场催眠「影评」插图(1)

不论剧集还是电影,越来越多日本作品是漫画改编。其好处是可以天马行空,纵然像《奴隶区》这种现实生活中不可能的题材也能在大银幕上变得真实。 

平实镜头说故事

《奴隶区》没有华丽大制作,不少场境都是街头实拍,摄下世俗的东京,冷色调镜头让香港观众面对这个热门旅游城市平庸的一面,闷骚程度甚至和香港不相上下。然而这才是真实的舞台:撇除抽像的序幕,正式故事开头一幕主角弟弟优牙在明亮温暖的大厦天台把多年不见的姊姊英爱拉进一场以自己作赌注的恐怖游戏,姊姊迟迟不肯参加,是因为自己无所追求。然而天台的布局出卖了弟弟的意图——天台的微型神社暗示了弟弟的野心,而本乡奏多从造型到举手头足都略带暧昧的邪气拿捏得洽度好处,叫人分不出他是真天真还是扮猪吃老虎,观众不妨窥探他的心理。构图上,不少在姐弟两人独处的场景用上了不少移轴摄影,温暖得来带一点模糊:在这场游戏当中,或许优牙和最佳拍档英爱的关系,就是他最可能失去,却最不能承受失去的赌注,而电影里面平凡却模糊的房间,正好把优牙看似自大的自信的脆弱面反映出来。

一个字:「骗」

《奴隶区》在日式剧本中常常为人诟病的其中一个特色就无敌的主角光环(不管情况多么恶劣主角中会取胜);从故事结果看,《奴隶区》也是差不多:除了英爱略为聪明的头脑外,比起其他人,姐弟两没有特别能力:没有必须参与游戏的决心(英爱单纯因为担心弟弟,甚至是抱有怀疑的担心)、没有舍弃声明获得胜利的觉悟、没有誓死效忠谁的意志……然而,最早看清整盘游戏中所谓的胜负关键,是自作聪明的优牙。优牙在电影开始不久就已道出,只有当你自身承认「输了」的结果才会成为奴隶,而一般人在规则和潜意识的道德观念之下就算有必胜的需要也敌不过规则的催眠。换句话说,只要你够厚面皮、可以舍弃良心,就算真实的输了,还是有逃过成为奴隶的机会。明白了不过是心理之后,当优牙不慎成为他人奴隶后自愿「输」给英爱,其实就是看准英爱对自己的看顾,是一种信任,整套戏中,优牙最懂得输赢的关键,却也最不懂「输」是什么,因为他没有什么怕的事情,唯一怕的就是失去最爱的姊姊,他唯一有输掉的感觉是面对失去所爱的时候(尽管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优牙不是成为谁的奴隶,而是被自己的一念所困——被一分永不成真的恋情的执念征服。

反观英爱,她在整场角力之中都是附和弟弟行动,对所谓输赢算不上关心,不像优牙一样般满脑子浓厚的自我意识。不过相对优牙对社会甚至世界的挑衅,英爱却对道德、规则千依百顺,要不是她头脑聪明,最痛苦的会是她。

尽然观众看《奴隶区》还是会不禁怀疑日本的法律和警察怎么凭空从消失了,其实心理或许都清楚,它只是把人类一些不文明却真实的精神状态用原始的方式重新表达。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时间所限,故事有很多人物欠缺发挥,观众或许要去补补原作。

真的假不了,小心你也变成什么的奴隶哦~

乐米推-全球时尚潮流资讯!发布者:乐米推官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mitui.com/amusement/film/913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