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继承者们的寂寞「影评」

《共犯》继承者们的寂寞「影评」插图(1)

共犯》女主角夏薇乔看过卡缪的《异乡人》:「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只是,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不过,看毕电影,却想起卡夫卡说过:「我很寂寞……就像卡夫卡一样。」(I’m as lonely as … as Franz Kafka.)

这是一个关于继承者们的故事。

**************************************************

一个中学女生之死,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然而水面下的秘密却有多深?沉默寡言的王立淮、不良少年叶一凯以及模范生林永群——目击「女主角」之死的三个同级生——原本是三个不同世界的人,就算就读同一学校也丝毫没有交集的机会。命运却借悲剧的主角把三人放到同一个舞台上,只是知道这个舞台的只有他们三人,一个向谁也不开放、只为夏薇乔「雪恨」的舞台:背后的目的,确实仿佛伟大,为了被欺凌的女生出口气,但原来Final Boss竟然另有其人,更是他们意想不到的!

难为正邪定分界The Mousetrap 既视感

英国悬疑小说女王阿嘉莎.克里斯蒂最长寿的舞台剧The Mousetrap以意想不到的大逆转而长青,《共犯》一剧的twist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值得称赞的是,尽管剧中的逆转实在令人意外,观众却不感唐突。因为除了编剧本身的功力外,多位年轻演员的内心戏的细微演技以及在蛛丝马迹上的啄摩,配合灯光及场景塑造,成功地不经意之间把真正的答案放在观众的潜意识之中。不过《共犯》耐人寻味的地方不止于此。一般悬疑或侦探小说有多于一位受害人并不离奇,奇就奇在电影演到你以为快要完结之时再死一人,而死者更让三名主角的世界崩坏,揭开侦探游戏背后现实的一面以及人类最原始和最违反自然的恐惧——对暴力的畏惧及良心的折磨。

继承者们的选择

与其说《共犯》是悬疑侦电影,不如说它是一套描述现代人们与面对成人世界的年轻人们寂寞心灵的一番剖白。由于剧本实在优秀,实在让人不愿剧透。三名男主角连同夏薇乔的设定一开始就非常鲜明,不禁让观众有先入为主的感觉,而忽略了整幅拼图的全貌。一开始三位主角为了揭开夏薇乔的死因,各自从她的遗物中取走了一些东西变成自己的,这正正反映了他们的性格:王立淮取走她的日记以此驱逐自己的孤立无援;叶一凯抽着属于死者的烟,满不在乎的麻醉自己而不自知,吸入她的承受力;而林永群看似什么都没拿去,但他有意无意的表示自己与他们不同及疏离感正正是他在后来电影发展中最赤裸裸表现出恐惧的源头,与死者夏薇乔拥有着一样的恐惧;在「朋友」逝世后林永群扮演着死者二号妹妹的「兄长」这一角色,意图掩饰自己的过错,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Final Boss同一类人。

蠢:寂寞的源头

不过,电影中一切的源头就是寂寞作怪。电影中的关键是法国文豪卡缪的《异乡人》。不认识卡谬的人或许会一头雾水,但正如本文开首的引子所说,人人都知道自己在这世界无处容身,因此才要透过不同方法找寻属于自己的归宿,不同之处只是方法是否合符大众所认定的道德标准。寂寞,其实就是一种商人最深的暴力。它不犯法、不伤身、不留痕迹,却因此令人无法追查,难以令人信服,更难以向人求助,因此,惧怕寂寞,是无可否非;因此在林永群面对被孤立、批斗的可能以及良心之间的挣扎时,他说出最令人觉得造作一句「你什么都不懂」,那种令人觉得不过是少年荷尔蒙作怪的愁绪而故作姿态的蔑视与真相之间的鸿沟,令人深深感受到「寂寞」是什么:不过是不能从动物本性(惧怕寂寞)和违反自然的「文明」(世俗道德)之间做出明智选择,而却继续让自己举棋不定,害怕为自己的决定做出抉择时的愚蠢所带来的结果罢了。

或许,全套电影最不感到寂寞的,就是看似被孤立着的不良少年叶一凯。他抽着烟,对他的责骂,他连背负忍受都懒得背负,因为根本没有这必要。其实他很明白身边两个朋友的寂寞;卡夫卡说的对。如果你能说得出你的寂寞像谁的寂寞,那根本就不是寂寞;最寂寞的寂寞是,谁都不像谁。

乐米推-全球时尚潮流资讯!发布者:乐米推官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mitui.com/amusement/film/1056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